上饒新聞 首頁> 要聞 > 頭版頭條 > 正文

鄱陽湖畔的鏖戰——鄱陽縣黨建領航脫貧攻堅工作紀實

2019-09-23 08:52:59來 源:上饒日報      評論:0點擊:

  本報記者 吳漢 徐蕓

  入秋的鄱陽湖畔,依然烈日當空,熱浪襲人,鄱陽縣正在進行著脫貧摘帽勢如破竹的大決戰。

  這里,曾深陷貧困——

  地處我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東岸,擁有廣袤土地,總人口162萬,貧困人口高達16.4萬人,是江西省人口第一大縣,也是江西遠近聞名的國定貧困大縣。 

  這是一場硬戰——

  “十三五”期間,重點扶持162個貧困村,16.4萬名貧困人口,占全省貧困人口的1/20、上饒市的1/4,是全省貧困人口最多、脫貧任務最重的縣區之一,目前,全縣還有4.2萬人未脫貧。如何讓這個人口大縣戴了34年的“窮帽子”甩入歷史長河,形勢逼人!

  在這場硬戰中,湖區人民已形成一種共識:抓好黨建,就抓住了脫貧攻堅的“牛鼻子”。自此,鄱陽縣12000余名黨員干部走出機關、走出辦公室,把營地扎進湖區、鄉野、壩頭,以全縣4215平方公里的地域為舞臺,投身脫貧攻堅主戰場,鉚足一股勁,呈現出“天連五嶺銀鋤落,地動三河鐵臂搖”的生動景象。

  新動能:最能干的人 干最難干的事

  “脫貧的主體是農民,扶貧的主體是干部,贏得這場戰役,必須用最能干事的人干最難的事。”這是鄱陽縣委使出的妙招。

  堅持黨的領導,強化組織保證,鄱陽靠什么?

  盡遣精銳,將脫貧攻堅作為單位考核評價和干部培養使用的試金石,讓脫貧攻堅成為各個單位比學趕超的擂臺,讓一批能吃苦、有干勁、能擔當、講奉獻的干部,在扶貧路上大顯身手。    

  走進古縣渡鎮建橋村,漫山遍野的雷竹貫穿全村荒山荒坡,盡顯青蔥翠綠。

  “荒山‘披’綠,看著美好,種起來可真難。”駐村第一書記康金宗瘦小個,膚色黝黑,說起話來略顯靦腆。

  2017年6月,35歲的康金宗從鄱陽縣電視臺辦公室選派建橋村擔任第一書記。正在脫貧攻堅戰的節骨眼上,這個小年輕能帶著鄉親們走出貧困嗎?老書記余艷祥捏了一把汗,村民們也帶著懷疑。  

  要想富,產業發展是關鍵。康金宗從浙江嘉興引進了雷竹產業,準備把村里的荒山開墾出來,但要占用村民的集體土地。

  康金宗挨家挨戶做工作。走訪第一戶人家,55歲的村民寧開喜就給了“第一書記”一個下馬威:“我們家的林地動一下都不行。”

  老支書出面上門做工作,無功而返,剛來村不久的康金宗只能硬著頭皮走進寧開喜家的小院,苦口婆心做說服工作。

  那天晚上,康金宗輾轉反側,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出門,看見寧開喜正等著他:“小子,你有能力,我也想通了,你就干吧!”

  寧開喜是寧家村小組的族親,他的思想做通了,產業也跟著落了地。2018年9月,2000畝雷竹種滿荒山,全村老百姓豎起了大拇指,更認可了“第一書記”。

  眼下,康金宗和村里幾個致富帶頭人一起,流轉出3000畝地,打算擴建雷竹基地,并延伸產業鏈,在基地內建起了雷竹加工廠。

  脫貧攻堅一線,是檢驗干部的“考場”。因表現優異,2018年4月,康金宗被提拔為鄱陽縣電視臺黨組成員、副總編。

  鄱陽縣選派了162名第一書記進駐到各個貧困村。他們像一支沖鋒隊,傾心服務扶貧對象,點燃貧困群眾致富激情,日夜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

  有人說,在這支隊伍里,康金宗是個幸運兒。其實,在如今的鄱陽,因在脫貧攻堅一線表現優異而被重用、提拔的干部,不在少數。縣委在全縣創新推行脫貧攻堅“五個優先”機制,優先調配考核權重、優先充實扶貧力量、優先考慮提拔重用、優先安排評先晉級、優先落實幫扶經費,直接在脫貧攻堅第一線考察識別干部。同時,還明確全縣科級崗位補缺人選,70%以上將從脫貧攻堅戰線的優秀干部中產生。

  新思路:“歸雁效應”激活農村“一池春水”

  在這場硬仗中,除了縣委、縣政府以及各級機關干部要率先動起來之外,530個村級基層黨組織更是脫貧攻堅的前沿陣地,是村民脫貧攻堅的“主心骨”。

  如何夯實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將其打造成脫貧攻堅的前沿陣地?鄱陽緊盯“選好農村‘領頭雁’,配強農村‘掌舵人’”的目標,采取鼓勵返鄉致富能手到村任職的方法,發揮致富領頭人的帶動效應。

  古縣渡鎮汪家村曾是縣里有名的亂攤子村,班子力量弱,村民脫貧也沒有積極性。在外打拼多年回鄉的汪有明當選村支書后,迅速把全村10余名黨員組織起來,一度渙散的黨組織步入正軌。

  汪家村有個規矩,凡是村里開會,必須點名簽到。汪有明說:“這不是為了裝樣子、搞形式,脫貧攻堅考驗著我們的精神狀態和工作作風,要讓大家意識到責任。”

  曾經軟弱渙散的黨組織,如今是全速前進的“火車頭”。

  汪有明組織黨員帶頭成立合作社種植果蔬。一名黨員的力量可以帶動幾戶甚至十幾戶村民,合作社如滾雪球般日益壯大,如今種植面積已達上千畝,村民人均年收入超過5000元。

  過去,許多鄱陽人為了生活和夢想,紛紛走出農村。現在,從致富帶頭人到優秀青年農民,從縣鄉退下來的機關干部到外出務工經商人員……越來越多能帶對路子、帶好發展、帶正風氣的“領頭羊”被充實到基層黨組織之中:   

  ——最早一批返鄉的張才洪是鄱陽縣蘆田鄉吳張村黨支部書記,早年間他在景德鎮從事煤炭生意,于1998年回鄉當選村支書。多年來,在他的帶領下,吳張村先后引進了1000多畝水產養殖和花卉苗木基地等項目,吸納20余名貧困戶就業,月工資均達2000元。

  ——曾在部隊服役多次立功受獎的鄧文龍是一名80后,退役后,他在上海闖下一片天地,2017年10月,他放棄自己的事業回到鄱陽鎮鄧家村,2018年換屆選舉中全票當選為鄧家村黨支部書記。上任后,鄧文龍當即將3.5米寬破損嚴重的單行主干道變成現在6米寬的雙行道,3600米長的圩堤公路由原來的泥巴路變成了現在的5米寬的水泥路,極大地方便了村民出行。

  ——在鄱陽鎮同樣毅然放棄在外創業的80后曹加亮,是海南冰淇淋冷食經銷商,2017年底他毅然回到了鄱陽鎮磨刀石村,并于2018年以95%的選票當選村主任。今年7月,曹加亮牽頭與城管局合作成立試點公司——磨刀石村綠康勞務服務有限公司,先后簽約鄱陽縣公園和道路綠化等項目,吸納46人就業,其中貧困戶26人,員工月人均收入在2000元以上。

  ……  

  如今,全縣530個行政村2018年集體收入全部超過5萬元,其中5萬至10萬元的村469個,10萬至20萬元的村44個,20萬元以上的村17個,完全實現了從“一窮二白”到村強民富的美麗嬗變。此外,鄱陽縣利用村(社區)“兩委”換屆選舉的有利契機,將選人視野向農村重點工作、重要領域聚焦,注重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負責人中“引”、返鄉自主創業青年中“培”、退休干部中“召”、機關優秀干部中“派”等方式,探索村黨組織書記異地交流任職的做法,從跨村兼任、公選任職、下派任職等方面入手,選優配強了48名村黨組織書記。

  新手段:讓黨員活躍在扶貧“產業鏈”上

  在高家嶺鎮龍嶺村,每個蔬菜種植大棚前最顯著的標志是黨員責任崗的牌子。村支書張培林說,村里提出把支部建在合作社,讓黨員活躍在扶貧“產業鏈”上,促進黨建與產業發展的無縫對接。

  產業發展中,黨員責任崗如何落實見效?“按照‘支部+合作社+基地+貧困戶’的模式,一名黨員要帶動3名貧困戶,大家一起學技術,跑市場,奔小康。”張培林介紹說。

  鄱陽還有著天然的資源優勢,每年產出10余噸小龍蝦“跳”進百姓的餐桌上。今年夏天,鄱陽縣三廟前鄉洪曹村黨支部在萬畝蓮藕扶貧示范基地的基礎上,瞄準了龍蝦經濟,有了自己的思考:培育適合鄱陽湖水質的優質龍蝦。   

  6月初,支部黨員帶頭人程麗江就從上饒師院引進了博士服務站,進行小龍蝦培育,今后鄱陽湖將有了自己的小龍蝦苗。程麗江說,合作社的黨員個個都是致富創業能手,在他們的帶動下,村民發展養殖業,收入連年增加,組織的威信也不斷提高。

  張培林、程麗江還是鄱陽縣的“土專家”“田秀才”。鄱陽縣充分發揮像“張培林們”一樣的能人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作用,根據不同行業對“草根人才”進行分類立檔建庫,已涵蓋800名“草根人才”,評選出30名縣級優秀“草根人才”,建立了12個脫貧攻堅“草根人才”孵化基地,并落實縣級領導聯系優秀專家人才制度。

  目前,鄱陽在農業專業合作社、農業龍頭企業等建立黨支部100多個,輻射帶動20萬農民增收致富。

  探索,實踐,奮進,鏖戰……鄱陽縣交上了一份令人刮目相看的脫貧攻堅答卷——全縣129個貧困村已全部退出,累計脫貧12.12萬人,全縣綜合貧困發生率降至3.13%。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bwbbx.live]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bwbbx.live]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11选5下期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