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江西新聞 > 正文

【暖新聞·江西2019】背著母親去打工——峽江46歲孝子朱連生照顧癱瘓母親22載至今未娶

2019-10-18 11:24:48來 源:中國江西網      評論:0點擊:

 

  中國江西網/江西頭條客戶端訊 羅 浩、戴賢富攝影報道:今年46歲的朱連生,身心健康,卻因為照顧癱瘓在床的母親,至今還是一名“剩男”。旁人說起他時,總是直搖頭,說他“命苦”,說他“傻”,然后嘆口氣說:“都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他卻堅持了22年,也真難為他一個大男人了。”朱連生,這個命運多舛卻終不言棄的孝子,背后究竟有著怎樣心酸而又感人的故事?

  父親去世,輟學回家挑起重擔

  時光倒流,回到46年前。

  1973年7月18日,江西省吉安市峽江縣羅田鎮東源朱家村內一戶人家傳出了響亮的“哇哇”嬰兒啼哭聲,接生婆大聲地說著:“是個男孩”。頓時,一屋子的人都笑得樂開了花。或許在他們看來,朱連生的出生給全家帶來了喜氣和家庭傳承“香火”的希望。

  朱連生有一個還算快樂的童年,一家人都寵著他。他每天埋頭苦讀,想著有朝一日考上大學,跳出“農”門,光宗耀祖。日子就這樣平靜地過著,一切都似乎觸手可及,如果不是意外來臨的話。

  1989年的一天,在峽江中學讀高一的朱連生突然接到噩耗:父親從老家搖著木板船沿江而下來學校看他,不料天氣突變,江上風大浪急,木板船承受不住,導致船翻人亡!那一年的他才16歲,一個如鮮花般絢爛的年紀。父親的不幸離世,讓年幼的朱連生跌入人生的低谷,一家人也陷入了絕境。當時家里僅靠種田維持生計,母親一個人做不了這些農活,可不種田的話家里根本就沒有收入來源,更別說負擔他上學的學費了。思考過后,朱連生選擇輟學回家,挑起家中的重擔,同母親一起下地干活。他說:“我不想母親為我而過得那么苦”。

  由于之前一直在校讀書,朱連生很多農活都不會做。輟學回到家里后,他就跟別人學著怎么種田,如何犁田、如何插秧。“以前幾乎不接觸農活,猛然來干,覺得很累,不適應,”朱連生說,有一次耕田時,大黃牛突然不聽使喚,他用竹鞭抽了兩下,結果牛發足狂奔。他被拖著跑了一百多米后摔倒,手和腳全磨破了皮,血淋淋的,回到家都把母親嚇哭了。回憶過往,朱連生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仿佛生活的辛酸都已刻在了他的臉上。

  母親中風,四處尋醫苦無結果

  父親去世之后,朱連生和母親相依為命,靠著勤勞伺弄家中的幾畝稻田和山上的一些收入,幾年下來,生活慢慢有了起色。

  孰料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命運的惡魔似乎跟朱連生“有仇”,偏偏不肯“放過他”。在1997年,眼見生活剛有起色,朱連生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他母親卻因常年勞累和高血壓導致中風!“當時心情很復雜,非常難過。”說到這,朱連生的臉上顯露出沮喪。母親的突然中風,讓他肩上的擔子一下子又重了起來。“當時就想好好給母親治療,無論花多少錢都行。”朱連生吐露出自己當時的想法。他帶著母親四處求醫,從縣醫院再到市醫院,幾輪治療下來,不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還欠下了一大筆的外債。

  可是四處的奔波并沒有感動上蒼。主治醫生告訴朱連生,他母親的病沒辦法治好,只能派人好好照料。朱連生聽到之后,幾乎陷入了絕望。考慮到當時家里沒有任何收入,母親也還能自己慢慢走動,他便把母親托付給了親戚還有鄰居幫忙照顧照料,自己去吉安市務工。“當時我母親剛發病,還不嚴重,家里又沒錢,我就想著去離家近的地方打工賺錢。”說起過往,朱連生滿是無奈。他在吉安打工期間,不舍得吃好吃的,能省一些是一些,為了能多掙點錢,經常加班加點。

  遠行千里,背著母親外出務工

  2007年,朱連生母親的身體狀況進一步惡化,從半身不遂行動不便轉向全面癱瘓,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顧。他只得放棄吉安的工作,回家照顧母親。沒有了工作收入,但母親治療用藥需要花錢、柴米油鹽生活需要用錢,日子越發捉襟見肘,怎么辦?這成為朱連生常常思考的問題。當聽說有個親戚在廣東某工廠務工,而且工資比內地相對要高,想著親戚在那邊還能互相照料一下,他做出一個看似荒唐實則大膽的決定:背著母親去廣東務工!

  從峽江出發前往廣東,千里之遙,但無論是坐班車、坐火車,還是去什么地方,朱連生都一直背著母親。他脖子上掛著小行李袋垂到胸前,背上背著母親,連續佝僂著腰行走非常吃力,甚至扭傷了腰,許多行人向他投來異樣的眼光,可他毫無怨言,咬牙堅持。一個江西同鄉看到他的狀況,主動替他背了一段路。對比,朱連生記憶猶新,一直心存感激。到了廣東之后,朱連生在廠里找了一份工作,并在工廠旁邊租了一個簡陋的小房子,每天早上五六點起床給母親做好飯菜,喂給母親吃。中午趁著午休的短暫時間回來看一下母親,給母親帶點飯,安頓好母親之后,又匆忙地趕回工廠去上班。晚上,工作忙碌了一天的他還要給母親做飯喂飯,之后還要給母親擦拭身體、按摩手腳。在廣東務工2年多的時間,他就這樣日復一日地照顧著母親。“累是真的好累,因為要邊工作邊照顧母親嘛,但是沒辦法,不可能不照顧母親的。”朱連生樸實的話語卻流露出發自內心的孝義。

  孝字當先,照顧母親甘愿單身

  2011年,朱連生又一路背著母親輾轉回到峽江。這些年,他當過保安、流水線工人、工地收費員、巡防隊員,去年下半年又應聘到峽江縣巴邱鎮的一家環衛公司當保潔員,但他每到一處一地都帶著母親,只為了給母親最好的照顧和陪伴。

  在巴邱鎮,他帶著我們去到他出租屋里。房屋很小,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里擺著他和母親睡的2張床,還有一張飯桌,屋里連把像樣的椅子都沒有。而另一間更小的房間內則放著一個簡陋衣柜和一些生活必需用品。“這個房子每年房租1500元,還是好不容易才租到的。”朱連生說,因為母親的特殊情況,有些房東不愿意把房子租給他們,要么就是租不長久,所以他只好不停地換地方、換工作。

  當保潔員雖然工資不高,但工作時間比較固定,方便照顧母親。他每天上早班前為母親做好早、中餐,并放好在母親床頭便于食用。下午下班后便急匆匆趕回家,為母親清理一天的穢物。雖然知道母親的腳再也好不起來,但他仍然堅持每天為母親做按摩。

  朱連生說,他知道自己家境貧寒,找對象不容易。親戚朋友幫他介紹過好幾個女孩,也有女孩表示,交往的前提是他必須放棄母親。 “我一定要照顧母親終老”,雖然渴望一段愛情,雖然也想成個家,但朱連生說,如果要放棄母親,他寧可這輩子單身。

  由于這個原因,四十多歲的他迄今孑然一生。旁人說是母親耽誤了他成家,可他卻說:“沒有媽,哪有家?”

  “要我放棄母親去成家,我是做不到的。無論我去哪里工作,我都會帶著母親。”采訪中,朱連生說,政府早些年就將他和母親納入了低保救助,而且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享受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現在每個月又有近2000元的工資,日子雖然清苦,但能陪在母親身邊,他非常感謝政府對他的關心,反復說著知足了。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一個“孝”字,雖只有簡簡單單的6筆畫,朱連生卻寫了22年,用自己的孝心為母親撐起了一片愛的天空,并仍將堅持下去。他用22年的堅守闡釋了孝的真諦,教我們寫了一個大大的“孝”字,也為我們樹立了一個孝老愛親的好榜樣。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bwbbx.live]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bwbbx.live]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11选5下期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