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新聞 > 上饒新聞 > 熱點聚焦 > 正文

明德書院,打破城鄉最結實的“軟壁壘”

2019-10-10 10:58:19來 源: 明德讀書人      評論:0點擊:
        我的高中語文老師日前在朋友圈發了一組照片,推語是:“我說,這是廣豐縣城夜景,你信嗎?”從照片來看,豐溪河兩岸錯落有致、流光四溢的建筑物倒映在河面上,以深邃的夜空為背景,拉長拉高了城市的寬度和高度,浮光躍金、錦鱗游泳,一個活力四射的城市呈現在人們眼前。自豪感洋溢了整個朋友圈,想必老師心中不由生出“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的感慨。此時的廣豐縣城與大上海甚至香港的商業區相比也不遑多讓。仿佛,小城鎮的商業區和大都市的差距已經不大了!   那么,城鄉之間呢?中國的鄉村生活是否也如我們所想象的一樣一派生機呢?
 
 
 
 
 
        在政府推行的村村通公路工程和信息化的助力下,商業化的浪潮對人們洗髓伐毛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就連偏遠的鄉鎮,都有海爾家電、蘇寧云商、京東物流店等現代化商業網絡覆蓋,鄉村的各個角落隨處可見的現代化生活方式,已經逐漸抹平了城鄉差距。
 
        然而,相對于物質文明逐漸被彌合的城鄉差距,精神文化上的城鄉差距容易被忽略。2019年高考,這個有著近百萬人口的上饒市下屬區(剛由縣改區),理科應屆學生高考最高分660分不到,離北大、清華等一流學府的錄取分數線有相當遠的距離,文科的情況也一樣。隔壁以每年高考上線率聞名于周邊的玉山縣高考成績也好不到哪里去,理科最高分僅667分。很多人說:“寒門出驕子的難度越來越大!”
 
 
 
 
 
        如果耐心一點,我們再深入到山村看看,會發現鄉村空心化實實在在地存在著,甚至愈演愈烈。目光所及都是白發翁媼和兒童,很難見到青壯年人。這些兒童被稱為“留守兒童”,他們的父母在城市營生,在物質上肯定比我們這一代人好很多。相比于親子關系等情感上的缺失,知識結構上的鴻溝卻很少被人提及。村里的學校規模在逐漸萎縮,我老家的五都鎮松林村完全小學從曾經每班有20-30名學生變成現在只有一二年級共4名學生的小學。
 
        大多數孩子都到鄉里或城里求學,節假日回到村里,大把的時間浪費在打牌或者玩電子游戲上。他們的監護人爺爺奶奶對現代科學知識掌握甚少,也意識不到大量的閱讀對學習興趣培養以及擴大知識面的重要性。平時在城市掙錢的父母對子女文化教育投入程度,以及投入的時間精力遠遠落后于同齡城市青少年。即使有家庭條件比較好的父母愿意投入資源和精力在子女教育上,但由于城鄉戶籍限制了青少年教育資源的共享,鄉村青少年文化素質發展的天花板無論是從主觀愿望還是客觀條件都是難以逾越的。這一點不像基礎設施那么明顯,日益擴大的城鄉青少年文化素質差異很容易被忽視。
 
 
 
 
 
 
        得益于改革開放和父母的堅持,我從鄉村考上大學,最后取得博士學位,有機會落戶于大城市。成家立業后,注意觀察城市孩子的學習生活,對他們從小擁有的閱讀機會和各種博物館科普機會感觸良多:他們經常到離家不遠的大書店流連半天,然后帶回一大包喜歡的書籍;周末纏著爸爸媽媽帶他們到古生物博物館、科技館、軍博、國博等科普場所。他們年紀輕輕就有很豐富的科學常識,并逐漸培養起自己的興趣愛好、對事物的獨特見解、待人接物的自信,這讓我對他們的未來充滿期待和信心。反觀自己,在我求知欲最旺盛的年紀,放羊、砍柴、下地干農活,缺少課外書籍的滋養和開拓知識面的機會,四周的山成為視野的屏障,以致我在上大學后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十分自卑,因為和城市孩子在一起,沒有共同話題……
 
 
 
 
 
        從這方面看,城市化的進程還帶來一個后果,那就是鄉村在硬件設施方面快速縮小與城市的差距時,在文化知識層面上與城市的差距在加速擴大。而這恰恰也是最急切需要解決的潛在問題。
 
        基于以上認識和改變現狀的沖動,有了第一家明德書院,有了后來大家共同參與籌建和運營的管村、橫山、五都、家潭、吳村、十都、毛村、沙田、溧陽南山、新余鈐陽等明德書院。以知識改變鄉村的熱情持續發酵,很多重量級科學家、教授、博士、企業家、官員、鄉紳加入推動明德書院發展的行列中。這些書院的建立在滿足孩子們的閱讀渴望、達到科普效果的同時,也引發了我的思考:從某種意義上看,明德書院這個項目是逆商業化的,但為什么仍有這么多人愿意參與這樣一個沒有收益的公益項目呢? 
 
 
 
 
 
 
        在為第二個書院——管村明德書院募集書籍時,我去寄書,郵政人員竟然跟我說他知道這個項目,還給我出點子節省郵費。彼時,靈光乍現,我脫口而出“公益是每個人的內在需求”,這個感悟讓我豁然開朗!我們不光滿足了孩子們的需求,其實也滿足了每個人藏在心中的那個公益需求!
 
        經濟學上有一個著名的概念——帕累托最優(Pareto Optimality),也稱為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是指資源分配的一種理想狀態。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資源,從一種分配狀態到另一種狀態的變化中,在沒有使任何人境況變壞的前提下,使至少有一個人變得更好,帕累托最優狀態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進的空間。
 
 
 
 
 
 
        就像向城市中的青少年募集他們讀過的書這件事情,如果忽略郵遞費用,明德書院的書籍獲取模式顯然是一個“帕累托改進”甚至“帕累托最優”案例:城市孩子讀過的書,相對動輒數萬一平方米的房價來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空間上的重大負擔或浪費,他們和他們的父母都有著清空書柜和讓自己的資產增值的需求。而資產增值的方式是發揮書籍的作用,讓更多的鄉村孩子受益,滿足他們自己心中的“公益需求”。
 
        一個社會,總有商業力量甚至行政力量達不到的地方和滿足不了的需求,而這樣的需求,是有時效性的,可以說是刻不容緩的。這就要求,要有一部分人,分出一部分力量,不帶任何功利色彩,用心做些有益于未來的事情。希望明德書院能夠有更多人加入,把知識、閱讀帶到鄉村孩子的面前,讓城鄉之間最結實的“軟壁壘”得以融化,讓山村孩子和城里孩子之間的閱讀鴻溝得以填平,讓更多“寒門”出貴子,讓中國鄉村山美、水美、人更美!(徐志霖)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bwbbx.live]
本文來源于上饒新聞網[www.lbwbbx.live]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0793-8224621 投稿:[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0793-8224921 舉報電話:0793-8224621

上饒日報社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備案/許可證號:贛ICP備09014908號-1.

贛公網安備 36110202000222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36120190001

11选5下期算法